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服务项目
民间故事: 女子为报父母之仇, 忍辱负重嫁给仇人, 五年后终于如愿
发布日期:2022-05-11 21:01    点击次数:99
 

乾隆年间,在应天府上元县有一个大财主叫王烁,三十多岁,正妻病亡之后,一心想娶一个自己中意的女子作为填房。

王烁看中了家中厨娘刘氏的女儿小米,小米的父母虽然很穷,但他们不贪财,不想把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王烁,因为王烁这个人不太善良,对穷人也不好,在别人眼里就是一个恶霸财主。

可王烁为了得到小米,先给小米父母来软的,他先请了媒婆,准备了厚礼,让去小米家求亲。

小米的父亲是王烁家的佃户,常年租王烁家的土地。那天,他刚从地里回来还没进家门,媒婆就拦在他前面说:“大兄弟,恭喜你了!王财主看上了你家女儿,托我来说亲,人家家大业大,你女儿嫁过去就是正房太太,多好的事情呀!”

小米爹白了她一眼说:“你觉得好把你家女儿嫁给他,我家女儿太小了,现在还不想嫁。”

媒婆见他回答得这么干脆,想着是钱没到位,就把手里的礼物塞到他手里说:“这个是王财主的见面礼,你们要是愿意,后面会有重金聘礼。”

小米爹把礼物塞回去说:“不用重金,我不卖女儿,跟你说了我女儿还小,现在不能嫁,你就这样去回就行了!”

媒婆没落到好,灰溜溜地走了,也如实禀告了王财主,这下他可不高兴了,嘴里大骂了一句:“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第二天吃晚饭的时候,他把事先准备好的老鼠药放在了小米娘端上来的汤里,然后让丫鬟盛了一碗喂家里的狗,狗刚吃完就死了,在场的人都吓坏了。

这时王财主站起来问:“这个汤是谁做的?这是要谋杀我的节奏呀!”

管家战战兢兢地出来说:“这个汤是刘氏的拿手菜,应该是她做的!”

“还不快把她抓过来,等着她继续害我吗?”王财主气急败坏地说。

大家都不敢怠慢,管家带了几个人去厨房,把正在干活的刘氏押到了堂屋。

刘氏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脸懵逼地被几个人押着跪在地上,她只好问:“老爷,我做错了什么事情?”

“你在汤里下药毒害我,这不能说是做错事情了,你这是要谋杀我,我要把你送去衙门,让官府给你定罪。”王财主指着地上的刘氏恶狠狠地说。

“冤枉呀!我在你家干了十年的厨娘,我怎么会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刘氏还想替自己辩解几句。

可王财主根本不听她说话,让管家拿着汤拖着狗押着刘氏一起送去衙门。刘氏被人拖着往外走,此时她想起了昨天丈夫说的,王财主要求娶女儿的事情,想必是这件事情让他不爽,才会陷害自己。

于是她大声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王烁,你会遭到报应的!”

王财主冷冷的一笑,给管家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把人带走。然后自言自语地说:“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你们非要闯,一切都是自找的,不能怪我。”

到了衙门之后,县官见证据确凿,就让刘氏画押。刘氏也是一个倔性子,自己没做过的事情抵死也不承认。县官因受了王财主的贿赂,不敢不遵从他的意思办理。最后无奈,只能是施以鞭刑。可怜的刘氏没有挨到三十鞭,就没气了。

刘氏死后,小米爹知道这是王财主的毒计,就去县衙敲鼓鸣冤,可是他手里又没有证据,被县官判了诬告,关进了大狱,可没几天就传出他身染重病,在牢中死了。

父母就这样无缘无故地死了,小米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这时王财主觉得时机到了,便亲自出面,对小米嘘寒问暖,送吃的送穿的,还帮她厚葬了父母。在小米伤心过度,孤立无援的时候,王财主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打开了她的心。

小米守孝四十九天之后,就被王财主用大花轿抬进了王府,成了王家的正房太太。周围的邻居们都开始议论,说小米是一个没有良心的孩子,贪图富贵,杀害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她还能嫁给仇人,都为小米的爹娘感到不值。

小米对这些流言充耳不闻,一心一意地对王烁好,把王家里里外外打理的井井有条,对王烁的饮食起居也照顾的非常到位,正房太太该做的不该做的她都做到了。

时间一长,王烁对她相当满意,戒备心也不再那么强了,慢慢地有了信任感,就把家里的财政大权都交给了她。

小米得到了大权之后,并没有肆意挥霍,而是比以前操持得更好了,王烁很感叹自己的眼光,觉得这个太太娶的值得。

小米管家之后,王烁闲暇时间就多了。无聊之余,便有了一些小嗜好,喜欢找朋友喝几杯,然后小赌一把。

这种时候小米就交代他说:“老爷,放心去吧,咱们家大业大,不在乎这几个小钱,你玩开心就好!”小米还不忘给他的口袋里多放一些银票。

王烁觉得娶妻如此,真是三生有幸,所以经常会忘乎所以地去玩。输掉的钱也从几两变成几十两到几百两了,也结交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社会上的朋友。

这天王烁被朋友带到了青楼,王烁开始花天酒地,有时几天都沉醉在温柔乡,不再回家。而小米安静的在家看书,没有半句怨言,只要王烁回家,她就会一如既往的照顾他。

有时丫鬟都看不过去了,就会跟她念叨说:“太太,老爷也太过分了,天天留恋青楼,你也不管管他!”

小米笑了笑说:“男人嘛,都喜新厌旧,只要他还记得回家,就不用管他。”

过了一段时间,王烁在外面玩够了,觉得还是小米好,就收心不再玩了,天天陪着小米,想让小米给他生个孩子。

可小米很无奈地说:“我一直在吃调理的药,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怀不上,如果老爷嫌弃,就再纳一房妾吧!”

王烁抱着她摇了摇头说:“我不纳妾,你年纪小,慢慢来,我们总归会有机会的!”

小米对他更好了,两个人一直甜甜蜜蜜的过着日子,有些跟小米父母关系要好的人,会时不时的提醒一下小米,让她不要忘了父母的血海深仇。小米听后,只是淡然地报以微笑,对这些人说的话不置可否,时间长了也就再没人管她了。

一晃五年的时间过去了,王烁已经完全相信了小米,对小米的话言听计从。这天小米从外面哭哭啼啼地回来,王烁一看她头发凌乱,衣裳不整就吓了一跳。忙过来问她:“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米只顾着哭,也不搭理他,急得王烁团团转。

这时旁边的丫鬟开囗说:“我今天和太太去庙里上香,给老爷求平安,走到半路的时候,碰到城东的刘老五他们几个无赖,他们见太太长得漂亮,就想玷污她的清白,幸亏我俩跑得快,才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这时小米哭得更厉害了,一边哭一边说:“老爷,我的清白不重要,可刘老五分明就是看不起你,连你的女人他都敢欺负,你一定要为我出了这口恶气。”

王烁本来也不是省油的灯,一听说还有人敢欺负他的女人,拿起一把刀就冲出去找刘老五算账去了。可惜刘老五也不是吃素的,见王烁气势汹汹地找上门来了,就吆喝了一班兄弟,跟王烁干起来了。

对方人多势众,王烁根本不是对手,几个回合下来,王烁就受了重伤,等人把他送到王家的时候,王烁已经没气了。王烁死了,刘老五他们几个也被官府收监了。

王烁的葬礼上,小米没有掉一滴眼泪,大家都以为她伤心过度,哭不出来了。而不曾想这一切都是她故意布的局,她在路上并没有碰到什么刘老五,只是故意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利用刘老五的名号,激怒王烁,让他失去理智,才能达到自己多年的目的。

王烁下葬后,众人只见小米披麻戴孝地来到父母的坟前,一边哭一边跪着说:“爹,娘,你们肯定认为我是不孝女,这些年只顾着自己享乐,忘了你们的血海深仇。说实话我一天都没有忘记过,但我只是一个弱女子,如果不得到仇人的信任,我该怎么报这个仇呀?”

小米越说越伤心,哭得也越来越大声,吸引了许多经过这里的人驻足观看。

“五年来,我忍气吞声,时时服下避子药,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能看到仇人的死状,现在他终于死了,你们也可以瞑目了!爹,娘,我好想你们呀!”小米呜呜地哭着。

旁边的人才明白,小米这些年并不是忘了父母的血海深仇,只是她觉得自己的力量太小,不能以卵击石,才把自己委身给仇人,一直在仇人身边伺候,才能找到机会报仇雪恨。

大家开始佩服小米的隐忍,聪明和勇敢,原来那些骂她误会她的人终于明白了这些年她的不容易,都主动向小米伸出了友好的手。

小米作为王烁的正房太太,名正言顺地继承了王家的家产,终于过上了安稳的日子。

写在最后:

这五年,小米尽管隐忍得很辛苦,但她的策略是正确的,自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生,不管是实力财力还是精力,都没有办法与王烁抗衡。

她选择了智取而不是硬拼,尽管屈辱地活了几年,但她至少保全了自己,也把父母的大仇报了。

她如果选择跟对方同归于尽,可能会保住自己的名节,但除了自我牺牲,还不一定把对方置之死地,那又有什么用?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遇到事情不要冲动,有勇有谋才能成就自己,隐忍和谋略才能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