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服务项目
消费还会回来的
发布日期:2022-05-24 21:19    点击次数:170
 

在5月初,两位90多岁的老人召开了长达6个小时的股东会,被誉为是投资界的“春晚”。

互联网时代,这场盛会的视频和文字很快就传遍了网络,供很多人免费学习,也包括我。

这次的股东会议我有几个印象深的点:

巴菲特对加密货币的态度是否定的。

伯克希尔仍然持有大量现金。

查里芒格在会议期间也在吃糖果,喜诗稳居C位。

巴菲特说中国股票现在真的很便宜(后面还有几句话我就不方便展开了)

巴菲特偏爱消费股,这大家都知道,无论可口可乐还是喜诗糖果都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收益。

本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提倡越来越健康的生活方式,对于碳酸饮料和高糖饮料曾经过去几年一度被很多分析师唱衰。认为健康的生活方式必定会让人们抛弃可口可乐。

可没想到,近日疫情期间,红罐可口可乐在一众防疫物资中杀出重围,成为居家隔离人士一瓶难求的“快乐水”和用来以物易物的“硬通货”。

曾经一个类似于段子的聊天记录广泛流传,在足不出户的日子里,可口可乐几乎可以换任何东西,而百事可乐则换不到东西,当时我还在群里发问:请问百事可乐又是输在了哪里?有人答:输在了信仰。

而这正印证了巴菲特对可口可乐“护城河”的解释,有非常忠诚、根深蒂固的客户基础,这使得任何竞争对手都难以从其手中抢走生意。

据财报,可口可乐公司今年第一季度净营收104.91亿美元,同比(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16%,超出市场预期的98.3亿美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称“净利润”)为27.93亿美元,同比增长24%。每股收益为0.64美元,同比增长23%,高于市场预期的0.58美元。

同时,作为可口可乐公司在华两大装瓶商之一,太古可口可乐去年在中国内地市场的汽水收益更是较上年增长14%。

日常生活中的消费需求,的确是长盛不衰。

有人说在经济下行的阶段里,不会有疫情结束后的报复性消费,只会有报复性存钱。

也对也不对,在困难情况下,当然活下去是第一要紧的事,但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和需求,只能抑制一时,一旦经济好转,就会迎来报复性的反弹。

比如美国大萧条时期,甚至家庭主妇们要用面粉袋来给孩子们缝制衣服、家里的餐布和茶巾,

二战时期,皮鞋非常昂贵且很少,鞋子只能用其他材料代替,而且也对衣服用料做了严格的限制,美国政府制定了关于战期服装的明文规定:限制每套服装的用料不得超过三码半,衣服的折边不得超过两英寸;

但是,战争一结束,由于战争期间取得了多项技术突破,第二次工业革命带动了经济的繁荣,而大战期间被忽视的商机以及被抑制的巨大需求,都在战后如雨后春笋般发芽、疯狂的生长。

全球性的经济繁荣也渗透到工人阶级,至少在工业化的国家都是如此,实际工资大幅提升,为周末短途旅行、一年一度的假期旅游以及私人住宅、轿车和其他耐用品的信贷消费提供了足够的钱。

经历过战争期间压抑的需求,布料的配给制,战后和平的生活重新唤起人们对美的渴望,五十年代是迪奥、香奈尔、纪梵希等各大时装品牌的黄金时代。

一大批服装工厂应运而生,他们模仿高级时装的样式,批量化的生产出价格亲民的各类套装,售价在8-10美元一件,大部份普通人都可以消费得起。

女性购买时装的热情在任何年代都是一样的,所以服装工厂和成衣公司都利润不错。

我国也是一样的,在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女性也是可以穿高跟鞋和连衣裙的,比如《金婚》中文丽就穿过小碎花的布拉吉,

《风车》中小宋佳扮演的理发师何爽,会用火钳给自己烫时髦的刘海儿,穿着泡泡袖的连衣裙和高跟凉鞋,一头乌发配着火钳烫的龙须刘海,别提多好看了。

但是在60年代中期后,连衣裙和高跟鞋就消失了。

布拉吉被认为是修正,西装被认为是资产阶级,旗袍被认为是封建余孽,稍微花哨的衣服便被打成“奇装异服”,统统被批判。

《风车》里有个让我记忆特别深的情节,就是小宋佳扮演的何爽下班回家的路上,恰好遇到一群学生,正在大街上,遇到穿高跟鞋的女性,就会说服教育,并把高跟鞋的鞋跟砍下来,砍成平底鞋。可砍得又不整齐,就走不快,最后何爽只能是一瘸一拐走回家。

再后来就进入了蓝、灰、绿时代。

然而,一旦经济好转,进入八十年代,所有曾经被抑制的渴望,对美和自由的追求持续高涨,喇叭裤、蛤蟆镜、蝙蝠衫,各种颜色鲜艳的衣裙,各种文化思潮的兴起,摇滚乐、太空步,霹雳舞,人们步入了一个烟火与诗情并存的时代,就像步入了春天,一切都在蒸蒸日上。

如果说三年是一个小的经济周期,那么疫情之下,我们此时正在这轮周期的底部,下一个春天总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