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联系我们
民间故事: 结义兄弟投胎转世, 一个来报前世恩, 一个来还前世债
发布日期:2022-05-11 22:01    点击次数:106
 

唐朝武周年间,有一个名叫裴印田的年轻人,为人豪侠仗义,喜欢结交朋友。他曾经在一个武术大会上认识了一个名叫崔天岗的人,两人惺惺相惜,从此成为好朋友。

崔天岗的家住在五十多里远的山区,以务农为生,家境一般。裴家是有钱人家,两人虽然家境悬殊,却不影响两人的交往。

这一天,裴家从猎人手里,买回一头死獐子,裴印田拿了一条后腿,骑着马来到崔家,找崔天岗喝酒。恰好崔天岗的好朋友范八郎来访,三人便一起吃獐子肉喝村酿酒。

范八郎也是豪爽之人,和裴印田很是谈得来。酒酣耳热之际,范八郎提议,三人结为异姓兄弟。裴印田和崔天岗欣然同意,三人便摆下香案,对天焚香祷告,结拜成了兄弟。自此后,三人轮流互请,隔三差五地在一起欢聚。

大约半年后,三人又聚在了一起,坐下来喝酒。三杯酒下肚,范八郎喟然长叹起来。裴印田关切地询问他,为何叹气?范八郎停下筷子,说道:“我不想就这样贫困一生,听说长安的绢布好卖,我想倒腾几车绢布去长安,好歹赚一些银子,改善家境。”

崔天岗忙说:“这是好事啊!我也不想过穷日子了,我和你一起去吧。”范八郎又是一声长叹,皱着眉头说:“可惜,我没有购买货物的钱财。”

裴印田问道:“需要多少银子?我借给你。”范八郎忙说:“要是崔大哥和我一起去的话,少说也要五千两银子。不过,这不是一笔小数目,而且存在很大的风险,三弟,依我看,还是算了吧。”裴印田正色说:“我们跪在一起发过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们有困难,我帮一帮,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当下说定,不要利息,借银子让范八郎和崔天岗发家致富。

过了几天,裴印田拿来五千两银子。范八郎要写借据按手印,被裴印田拦住,说道:“兄弟之间,彼此讲究一个信字,写借据不是见外吗?”

范八郎收下银子,忙着和崔天岗一起收购货物,装了几大车。好巧不巧,刚要启程,崔天岗忽然病倒了。吃了几天的药,越发严重起来。没办法,范八郎只好独自一人,带着车队上路了。

临走时,他对崔天岗说:“大哥,你放心在家养病,一切自有我来操持,赚的钱分作三份,你我各自一份,剩下的一份,算作三弟的利息。”三人依依惜别。

崔天岗的病时好时坏,断不了药。可是,像他这种普通的家庭,养着一个药罐子,两三个月后,便捉襟见肘起来。

裴印田得知,便拿来一百两银子,让崔天岗安心养病。崔天岗感动地说:“三弟,等二弟赚钱回来,大哥一定还你。”裴印田摆手说:“大家是自家兄弟,说什么还不还的,见外了不是?”

又过了两个多月,崔天岗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眼看就不行了。这一天,他拉着裴印田的手,动情地说:“三弟,欠你的钱财和人情,只有来世还了。我死后,麻烦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偶尔照看一下我的妻小,我在九泉之下感激不尽。”

裴印田泣不成声,保证不会丢下崔天岗的妻小不管,崔天岗这才含笑离世。裴印田帮忙张罗着办完了丧事,考虑到崔天岗的妻子儿子没有收入,便拿出钱财,帮他家购置了二十几亩良田,让孤儿寡母衣食无忧。

一转眼,到了年底,却依然不见范八郎回来。裴印田雇了一辆马车,送了半扇猪肉和一石米到范家,安慰了范八郎的家人,让他家安心过年。

到了春上,忽然来了一个老车夫,奉官府之命,押送一个棺材,到了范家。原来,范八郎到了长安,销售货物的期间,闲来无事,便去花街柳巷打发时间,喜欢上了一名绝色女子,从此后沉沦在温柔乡里,难以自拔。

到了年底,范八郎花光了所有钱财,变得身无分文,便被老鸨赶出院门。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拼着脸皮不要,一路乞讨回家。

过春节的时候,范八郎饿着肚子,躲在草堆里。思来想去,他心中充满后悔,却又无力改变现实,又深感对不起家人和结义兄弟,便萌生了轻生的念头。初一的上午,他向一个老秀才讨要了纸笔,留下了绝命书,把衣服鞋子折叠起来放在岸边,投河自尽了。

官府接到地方报案,因为绝命书上留有地址,便雇了一名老车夫,拿着官府文书,把范八郎的尸体装在棺材里,送了回来。

裴印田闻言赶来,抚着棺材痛哭了一场,给了棺材钱和车费,并代替范八郎的家人在文书上画了押,将老车夫送走。

办完丧事后,裴印田留下几百两银子,让范八郎的妻小补贴家用。后来,范八郎的妻子改嫁他人,儿子被他的三哥收养。

两年后,裴印田的老婆怀上了第三胎。一转眼十月期满,到了分娩的前夜,裴印田忽然梦见崔天岗和范八郎携手走了进来。崔天岗笑着说:“我是来报恩的。”范八郎却说:“我是来还债的。”说完,两人跳上了床。

裴印田一惊,醒了过来,心里思念两位结义兄弟,再也没有睡意。第二天上午,他的老婆生下来双胞胎儿子。裴印田心知肚明,这是两位结义兄弟投胎转世的。前两胎都是女儿,如今第三胎生下双胞胎儿子,按说裴印田应该欢喜。可是,他心里却喜忧参半,因为范八郎是来还债的,还完债后,他就会离开。辛辛苦苦地把儿子抚养大,他还完债后就死去,做父母的岂能不担忧?谁也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

双胞胎儿子长得一模一样,裴印田也分辨不出哪个是崔天岗投胎转世的,哪个是范八郎投胎转世的。从此后,裴他心里便有了小疙瘩。

时间过得飞快,十几年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十八岁这一年,裴印田给两个儿子成了婚,让他们俩分出去,各自过活。老大二十岁这一年考上了进士,在一个大县里当了县丞。老二一家迁到长安,做起了生意。

裴印田七十岁生日这一天,老大派儿子送来了贺礼,老二则带着儿子回家拜寿。拜寿时,老二拿出了一对用黄金铸就的寿桃,价值上万两银子,引起了宾客们的赞叹。

过了不久,老二因病去世。裴印田接到消息,心里悲伤不已,他知道,老二就是范八郎投胎转世的,那一对寿桃,就是连本带息还给他的五千两银子的欠债。只不过,老二留下了血脉,四十多岁上才去世,算不上早夭,这多少让他心里好受了一些。

正所谓知恩图报真君子,欠债还钱重信义。本故事采用了荒诞的笔法,在于借事喻理,劝喻世人,与封建迷信无关。

欢迎大家长按点赞三秒一圈三连,你的支持,就是我坚持创作的动力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