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媒体报道
土耳其后又一国反对,俄乌冲突下北约火线扩员或遇挫
发布日期:2022-05-21 21:40    点击次数:69
 

依据规程,北约必须在30个成员国“一致同意”的前提下才能吸纳新成员。

俄乌冲突尚未好转之前,北约火线扩员,或许没有预想中那么顺利。

据新华社报道,芬兰和瑞典18日正式申请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两国放弃长期奉行的中立和不结盟政策,被西方媒体形容为“欧洲安全架构数十年来最重大的变化之一”。

位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北约总部当天举行简短仪式。芬兰和瑞典常驻北约代表在仪式上向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正式递交申请书。

斯托尔滕贝格称,这是“历史性时刻”,“芬兰和瑞典是我们最亲密的伙伴。我对两国申请加入北约表示热烈欢迎”。

但继此前土耳其明确反对后,日前北约又一成员国克罗地亚表示,将阻止芬兰和瑞典火线加入北约。

当地时间18日,克罗地亚总统米拉诺维奇(ZoranMilanovic)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计划指示该国常驻北约代表马里奥·诺比洛(MarioNobilo)阻止芬兰和瑞典的“冒险”举措。

此前,米拉诺维奇表示,芬兰和瑞典申请加入北约相当于激怒俄罗斯,是“十分危险的冒险举动”,会予以阻止。

按照流程,此后北约将召开成员国会议,可能会决定启动关于两国的入会程序。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瑞典和芬兰的申请协议大约可以在两周内签署,之后两国将获得“被邀请国”的身份。这种地位赋予了两国未来参加所有北约会议的权利,但没有投票权。

依据规程,北约必须在30个成员国“一致同意”的前提下才能吸纳新成员。因此,芬兰和瑞典想要成为正式成员,预计这一过程需要4~12个月的时间。

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韦进深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芬兰与瑞典加入北约,其结果势必进一步增加俄罗斯的战略忧虑,不利于俄乌局势的缓解,也必然加剧俄罗斯与芬兰、瑞典关系的紧张,对欧洲地区安全和世界安全将会产生严重影响。

克罗地亚反对

其实,这不是克罗地亚第一次明确反对北约扩员。今年1月以来,当乌克兰局势剑拔弩张之际,米拉诺维奇就警告称,如果北约东扩至乌克兰,身为北约成员的克罗地亚就将处于危险境地,“因为北约有共同防御义务,明天就可能把我们克罗地亚的士兵派往那里”。

而且,梳理米拉诺维奇的历次关于北约的发言可以看到,身为克罗地亚总统的他,不仅仅反对北约东扩,甚至反对北约向“任何方向”扩员。米拉诺维奇还多次强调,只要他还担任克罗地亚总统,就不允许北约扩员。

1月底,米拉诺维奇表示,如果北约与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紧张局势加剧,克罗地亚将从东欧的北约部队中撤军。根据北约协议,克罗地亚承担为北约军事行动提供不超过1.52万军队的义务,其在东线最突出的使命,是在美国领导下,加入由英国、罗马尼亚等国军队编成、驻扎波兰的北约多国战斗群。

按照协议,克罗地亚加入北约驻波兰这一战斗群的部队已在1月下旬到期,应由新的克罗地亚部队替换。但在米拉诺维奇的干预下,克罗地亚撤回了原先部署的部队,且并未派出新部队。

在克罗地亚之前,同属于北约成员的土耳其率先表示反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芬兰和瑞典在寻求加入北约时必须停止支持该国的“恐怖组织”库尔德工人党,必须提供明确的安全保证并解除对土耳其的出口禁令。

18日当芬兰和瑞典递交“入约”申请后,埃尔多安当天在议会发表讲话再次强调,土耳其是最支持北约活动的国家之一,但如果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土耳其的安全“敏感性”必须得到尊重。

据外媒报道,埃尔多安此番表态被视为土耳其其实阻止了上述两国加入北约开启谈判的进程。

俄将“惊喜”回应芬兰

自1949年以来,北约通过5次扩大进程,其成员已从最初的12个增加到了如今的30个。一旦芬兰和瑞典此次成功加入北约,那将是北约的第六次东扩。

5月6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在“求和平、促发展:全球20国智库在线对话会”上表示,以俄乌冲突来证明“北约东扩的必要性”是典型的因果倒置,把病因当药方。北约不断东扩,把欧洲安全搞砸了,捅了个大娄子,也宣告美国和北约安全观已经破产。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想靠北约东扩来解决危机,那将是错上加错,只会引发更大的灾难。

由于芬兰与俄罗斯共享长达1300多公里的边界,对于芬兰“执意”加入北约,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18日在记者会上称,俄方对芬兰决定加入北约的回应“将是一个惊喜”。

她解释道,“这是俄罗斯国防部要考虑的问题。在做出决定时,俄方将综合考虑多种因素以及芬兰获得北约成员国地位相关事宜将如何发展。俄方将基于这些考虑做出决定,但这种决定将首先涉及军事手段。”

美俄围绕北约东扩的分歧是本轮乌克兰局势升温的一个核心因素。2021年底,俄罗斯公布了与美国及与北约的安全保证协议草案。俄方在与北约的协议草案中给出了三点明确建议,即要求北约承诺停止扩张,不吸收乌克兰或别国加入;要求北约成员国不在俄边境附近部署打击系统,不在包括乌克兰在内的东欧、外高加索或中亚国家开展任何军事活动;将在欧驻军和军事基础设施退回1997年状态。

今年1月26日,美国和北约分别以书面形式对俄安全保障协议的问题进行了书面回复。但俄外交部2月17日发布了俄方致美国有关安全保障问题的回复文件。文件称,美方没有对俄方此前拟订的安全保障条约草案的主要内容作出建设性回应,无视了俄方的建议。随后,俄乌局势不断升温。

韦进深认为,“毋庸讳言,北约东扩是导致俄乌关系紧张乃至爆发冲突的重要原因之一,美欧不仅丝毫没有担负起应有的大国责任和义务,相反进一步对俄乌关系激化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推动俄乌冲突向着国际社会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严重影响地区及世界的和平与发展。”